搜索

热门文章

热门视频

热门标签

  • 01

    01

  • 01

    01

  • 01

    01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友情链接    Friendship link

时代汽车微信公众号

车展微信公众号

>
>
>
拜腾BYTON的危机:资金储备造不出豪华车型、养不起豪华团队

拜腾BYTON的危机:资金储备造不出豪华车型、养不起豪华团队

分类:
车市
作者:
来源:
亿欧网
2018/11/06 22:49
浏览量
 
        中国的新造车势力,大多融资多、团队豪华。在所有新造车企业里面,论团队豪华程度,拜腾BYTON 名列前茅;但论融资数额,拜腾BYTON却并不突出。在资本环境不佳的大背景下,一心想通过构建豪华团队打造豪华车型的拜腾BYTON面临巨大经济负担;拜腾BYTON 近期在四处筹钱,造车养人。
 
        拜腾BYTON的历史比一般的新造成势力要复杂。2015 年 7 月,和谐汽车、富士康、腾讯按照 4:3:3 出资比例,共同注册成立河南和谐富腾互联网加智能电动汽车合伙企业(简称“和谐富腾”);三个企业的老板郭台铭、马化腾、冯长革亲自挑选了在宝马工作多年的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担任“和谐富腾”的CEO。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又邀请了他的好友戴雷(Daniel Kirchert)加入担任总裁。2016年3月,由“和谐富腾”孵化、立足于打造高端电动车的Future Mobility Corporation(FMC)在香港注册成立。
 
 
        但是很快“和谐富腾”的结义三兄弟和谐汽车、富士康、腾讯就发展方向发生分歧,同时各自面临一些事项需要处理,富士康和腾讯相继退出。Future Mobility Corporation(FMC)作为“和谐富腾”所孵化的公司,发起方实际上只剩下和谐汽车。2016年12月,Future Mobility Corporation(FMC)完成Pre-A轮融资,股东包括和谐汽车、力合汽车、晋亨资本等;另外,Future Mobility Corporation(FMC)初创管理团队中有十几位高管以个人名义投资入股。Pre-A轮融资后,管理团队话语权加大,牵头驱动公司发展。
 
        2017年1月,Future Mobility Corporation(FMC)与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在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高端智能电动汽车制造基地,号称规划总产量30万辆,将总共投资超过116.4亿元。与此同时,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把Future Mobility Corporation(FMC)的中文名定为了“知行”,取自“知行合一”之意。2017年6月,由Future Mobility Corporation(FMC)控股的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作为在中国大陆的运营主体。
 
        落户南京后,“知行”得到了南京市政府的大力支持。2017年7月,“知行”完成了第一个里程碑:技术上的概念和整个车型的设计。紧接着,2017年8月,总部在南京的苏宁和丰盛产业集团领投了“知行”的2亿美元A轮融资。2017年9月,“知行”在上海举行了品牌发布会,推出旗下汽车品牌——拜腾BYTON,BYTON 是 Byte on Wheels的意思,意味着互联网和传统汽车的融合,拜腾BYTON的定位为“下一代移动终端”。发布会上,拜腾BYTON总裁戴雷(Daniel Kirchert)表示,和其它的互联网造车企业不同,拜腾BYTON不会选择代工厂代工,而是选择重的模式——自建工厂造车。
 
        沉寂了几个月后,2018年1月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拜腾BYTON发布了首款概念车“BYTON Concept”,定位为豪华中型SUV,该车最典型的特征是性感外观、共享全面屏(Shared Experience Display)、数字化和多重交互方式,受到业内广泛关注。概念车的发布,标志着拜腾BYTON完成了第二个里程碑;同时,拜腾BYTON积极接洽B轮融资。
 
        但2018年的资本市场并不乐观,原计划在2018年第一季度完成B轮融资的拜腾BYTON迟迟没有宣布新的融资。直到2018年6月,拜腾BYTON正式宣布B轮融资完成,主要投资人包括中国一汽集团、启迪控股、宁德时代、招商局资本、江苏“一带一路”投资基金、沿海资本等,融资总额达5亿美元,估值将近20亿美元。与此同时,拜腾BYTON全球总部在南京正式启用,南京作为研发中心和生产基地;拜腾BYTON的北京、上海和香港办公室负责对外事务、市场、销售和设计、资本市场事务;拜腾BYTON的硅谷和慕尼黑的办公室则是以研发和设计为主,包括车辆设计、用户界面设计和自动驾驶研发。
 
        人才方面,拜腾BYTON对外宣称由24位高端人才组成的全球管理团队也基本成型。在拜腾BYTON官网上,管理团队除了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和戴雷(Daniel Kirchert)外,首席财务官李保国此前长期在福特汽车担任高管,全球供应链负责人魏思涛(Tom Wessner)在福特汽车和特斯拉担任过高管,负责技术开发与工业化生产的应展望曾任长安PSA执行副总裁,负责对外公关事务的丁清芬来自于英菲尼迪,负责设计的叶禀焕(Benoit jacob)曾任宝马集团设计副总裁,负责市场营销的文德斯(Henrik Wenders)曾任宝马i系列产品管理副总裁,负责资本市场和投资者关系的成长青曾任高盛中国投资银行部董事总经理等。拜腾BYTON强调其研发力量强大,光在美国硅谷就拥有500人的研发队伍。
 
        有了类似一汽、宁德时代这样重量级投资方的拜腾BYTON,在2018年6月12日,在上海CES Asia前夕,拜腾BYTON发布了第二款概念车“BYTON K-Byte Concept”,定位于豪华智能纯电动三厢轿车,该概念车融合了激光雷达这样的自动驾驶元素,该车致力于实现L4级别的自动驾驶,预计在2021年上半年实现量产。拜腾BYTON总裁戴雷的对外表示,拜腾BYTON的第三个里程碑会是在工厂当中生产出第一辆SUV,这个时间点定在2019年的第一季度。生产出第一辆车后,理想的节奏是同步完成C轮融资和营业网点的开业;到2019年第四季度,将真正实现量产。
 
        2018年9月,拜腾BYTON的母公司“知行”以1元收购了一汽华利,获得了乘用车生产资质,这在造车新势力里面十分难得。但与此同时,拜腾BYTON需要承担一汽华利的不低于8亿元的欠款;本就资金紧张的拜腾BYTON,很可能需要在生产出第一辆SUV之前完成C轮融资。进入2018年下半年,资本市场环境进一步趋冷;另外一家造车新势力蔚来NIO于2018年10月在纽交所上市,但没有受到追捧,其股价表现并不好,市值在60多亿美元徘徊,这进一步打击了投资者对造车新势力的信心。2018年10月底,拜腾BYTON的CEO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透露出要IPO(上市)募资的想法,侧面反映了其资金上的压力。
 
        而拜腾BYTON方面豪华的管理团队,也并非十分稳固。2018年10月底,在拜腾BYTON创立之初就加入公司的动力和自动驾驶副总裁Dirk Abendroth离职,加入了德国大陆集团。对拜腾BYTON来说,豪华的团队意味着极大的经济负担,也意味着如果项目进展不顺,在外部的挖角下,豪华团队的稳定性更加容易受到冲击。
 
        当然,也有人指出,拜腾BYTON有一汽集团的青睐,后者刚刚获得了中国16家银行意向性授信10150亿元。即便进展不顺,拜腾BYTON也没有生死之忧,最多只会被兼并整合。而尽管怀疑拜腾BYTON概念车的科技在多大程度上能顺利落地,不少人依然对其保持着期待。只是,在车正式生产出来之前,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和戴雷(Daniel Kirchert)还得继续想尽办法到处找钱,有汽车工业经验的两位德国人,应该能理解到“知行合一”并不容易;和其它互联网出身的造车创始人相比,造车对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和戴雷(Daniel Kirchert)来说也是“知易行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