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门文章

热门视频

热门标签

  • 01

    01

  • 01

    01

  • 01

    01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友情链接    Friendship link

时代汽车微信公众号

车展微信公众号

>
>
>
哈飞、夏利纷纷转让股权 铃木、菲亚特宣布退出中国 汽车行业洗牌提速

哈飞、夏利纷纷转让股权 铃木、菲亚特宣布退出中国 汽车行业洗牌提速

分类:
车市
作者:
来源:
中国经营报车视界
2018/12/06 16:52
浏览量
 
        2018年车市遇冷,汽车行业洗牌加速。
 
        江西志骋(原“昌河铃木”)转让挂牌两个月至今无人接盘,沦为代工的哈飞汽车挂牌转让,一汽夏利转让一汽丰田15%股权夹缝中求生,菲亚特、铃木发展遇困,宣布退出中国市场。
 
        纵观中国车市,“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马太效应显露无遗。以吉利、长城、长安为代表的自主品牌车企高歌猛进,而哈飞汽车、一汽夏利、昌河铃木、广汽菲亚特等自主、合资企业发展陷入困境。值得关注的是,由辉煌走向衰落的哈飞汽车、昌河铃木都曾是经济型/微型轿车市场中的佼佼者。但时至今日,都一致出现了资不抵债的经营状况。其中,哈飞汽车负债高达77.1亿元。挂牌出售,这些被边缘化的车企是否能找到新东家?“现在正在停产状态,还没有意向接盘方。”哈飞汽车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认为,对于很差的末位企业,没有产品资源、技术资源,接盘的风险比较大,资本方便不愿意接手。在他看来,在整个车市向下走、增速放缓的情况下,竞争加剧,会产生挤出效应。这种情况下,排在末位的车企自然面临淘汰。
 
        卖身求生
 
        近日,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向控股股东一汽股份出售所持有的天津一汽丰田15%的股权项目已基本完成审计和评估工作。
 
 
        据一汽股份、一汽夏利于11月26日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交易价款为人民币29.23亿元。无独有偶,哈飞汽车的38%股份进入公开转让,挂牌起价1元,挂牌期从11月21日起到12月18日结束。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披露的挂牌信息显示,哈飞汽车存在拖欠供应商货款、部分资产被冻结、多处房产被法院查封、专利年费欠缴而失效、尚有多宗未完结诉讼案件等多项问题。值得关注的是,无论是一汽夏利全资子公司华利汽车,还是哈飞汽车股权转让挂牌价均不高,都是1元起,但其背后都有一笔不小的债务。
 
        截至2018年9月30日,哈飞汽车的负债已达到77.1亿元,而资产只有9535万元,不足1亿元,负债是资产的81倍。而华利汽车在卖身时,一汽夏利就明确表示,接盘方保证归还华利汽车应付一汽夏利不低于 8 亿元的欠款。除了哈飞汽车、一汽夏利这些曾辉煌一时的自主品牌“折戟”,也有一批合资品牌水土不服,退出中国汽车市场。
 
        今年6月,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简称“FCA”)宣布菲亚特退出中国市场的消息,并宣布FCA将专注Jeep、玛莎拉蒂和阿尔法罗密欧三个核心品牌。继菲亚特宣布退出后,5月,铃木汽车宣布退出昌河铃木,将所持合资企业全部股权转让给中方股东。股份转让完成后,昌河铃木改名为江西志骋。9月,昌河汽车挂牌转让全资子公司江西志骋汽车70%的股权。据悉,截至2017年,昌河铃木亏损严重,已经陷入资不抵债的状况,总资产为13.90亿元,总负债却达到17.90亿元。
 
 
        9月4日,铃木汽车在中国的第二家合资企业长安汽车发布公告,将以1元收购日本铃木及铃木中国分别持有的长安铃木40%和10%股权。截止到2018年4月30日,长安铃木的净资产为-2.74亿元,已经是资不抵债。对于此次股权收购,有长安汽车投资者表示,净资产-2.74亿,也就是说1元收购还亏了约1.3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12月31日完成股权交割后,“小车之王”铃木将正式告别中国市场。
 
        续命难矣?
 
        “国民车”夏利、“微面之王”哈飞、“小车之王”铃木都曾辉煌过。7年时间,一汽夏利销量从2011年25.3万辆迅速下滑至今年1~10月累计1.7万辆的销量。境遇相同,长安铃木在2011年突破22万辆的销量后,销量持续走低,今年1~10销量仅为4.2万辆。销量下滑的背后,是长安铃木、一汽夏利、哈飞汽车长期发力微型车市场与国内经济型轿车(微型/小型车)市场份额的持续萎缩的矛盾。“在其他车企更新技术、推出新产品时,这些企业产品迭代太慢,品质水准、技术水准逐渐落后。”汽车行业分析师万春雷表示。不肯轻易服输,一汽夏利在生死边缘苦苦挣扎,或将通过出售所持一汽丰田15%股权获得的 29.23亿元交易价款来为自己输血。
 
        一汽夏利方面表示,本次交易可以改善公司现金流状况,实现企业资源合理配置。“慢慢要脱壳,一汽丰田的股份,一汽集团不愿意卖给别人。先把一汽丰田的股份抽完以后,剩下的把一汽夏利的股份抛掉。”钟师表示。在万春雷看来,一汽夏利转让持有一汽丰田的股份是在吃老本,是吃之前投资的红利。“我个人觉得是在清盘,这笔资金是否真正投到研发或者新能源车,完全不知道。”不甘心的还有长安铃木。铃木汽车虽然退出,长安铃木却决心再战小型车市场。11月13日,长安汽车研究总院长铃研究院正式挂牌成立。
 
        与此前不同,长安铃木将基于现有平台开展改型改款、电动化开发,同时导入新的车型平台。力争在未来3年内,开发3~4款产品,包括纯电动车等。相较于一汽夏利、长安铃木的自救。哈飞汽车欲借新能源重生。早在挂牌转让之前,去年4月,就与金主北京金唐奕丰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成立了哈飞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飞制造”),双方分别持股90%、10%。有消息称,哈飞汽车是以生产资质与厂房设备入股。
 
        但新车型尚未推出,哈飞制造便生险象。11月7日,工信部发布了第一批《特别公示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文件,共计27家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在列,哈飞汽车榜上有名。这则公告意味着哈飞汽车有撤销新能源生产资质的风险。
 
        对于哈飞汽车、长安铃木、一汽夏利此类企业是否可以借机翻盘,两位行业人士均持悲观态度,“发展速度很重要,品质更重要。”万春雷表示,“现在中国汽车品牌实在太多了,已经到了鱼龙混杂的地步。需要淘汰机制,淘汰一部分劣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