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门文章

热门视频

热门标签

  • 01

    01

  • 01

    01

  • 01

    01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友情链接    Friendship link

时代汽车微信公众号

车展微信公众号

>
>
>
北汽幻速80家经销商赴京“讨债”后续 知情人:2亿元欠款会分批次还给经销商

北汽幻速80家经销商赴京“讨债”后续 知情人:2亿元欠款会分批次还给经销商

分类:
经销服务
作者:
来源:
中国经营报 车视界
2019/05/15 10:25
浏览量

“我们十几个经销商代表来重庆已经几天了,现在谈判已经进展到实质性的对账环节,在与北汽幻速总经理何勇平就具体细节沟通后,2亿元欠款会分批次还给我们。”一名北汽幻速经销商于近期告诉记者。

这是继4月22日,近80家北汽幻速经销商在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北汽集团”)总部讨要订车款之后取得的第二次进展。相关资料显示,此前有近80家经销商在北汽总部进行谈判。他们认为北汽幻速品牌倒闭停产后仍继续让经销商打款、并持续加盟新的经销商涉嫌欺诈。随后,重庆北汽幻速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汽幻速”)在其官方公众号上就此事发布公告:“2018年由于资金链问题,导致部分关联企业应付账款逾期。影响了广大销售服务商伙伴的正常经营及对客户的服务,对此深表歉意!”据悉,公告发布后北汽幻速方面与经销商代表们签署了商谈备忘录。

就此次沟通的后续进展,记者致电北汽银翔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汽银翔”)总经理白天明,对方表示“我最近没负责这件事,不了解也不便多说”。记者随后致电致函北汽集团品牌部,截至发稿,尚未收到相关回复。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北汽幻速经销商自2018年向北汽幻速支付了购车款,但至今仍未提到车,不光如此,厂家也逐渐不再提供备件,并停止了销售返利。而其援引维权经销商称,维权的100家经销商中,已支付的订车款从几万元到上百万元不等,总计金额超过2亿元。而正参与北汽幻速销售公司协商的一名经销商向记者表示,自己于去年支付了300余万元的购车款后至今没有提到车,目前在等待厂家还款。

 记者查询绿盾企业征信网发现,今年5月10日 ,100%控股北汽幻速的北汽银翔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人”。

工商资料显示,北汽银翔是北汽集团、重庆印象实业集团有限公司、重庆银翔贸易有限公司、郭凯发展基金有限公司、重庆银翔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共同建立的汽车企业,于2011年1月注册成立,五家股东占比分别为26%、22.03%、21.59%、16.07%和14.31%。

当日参与到讨要订车款的幻速经销商还表示,北汽幻速因为账户经常被冻结,被冻结之后只能新开一个公司,北汽幻速已经更换了多次收款账户,最开始进货时打钱给销售公司,而后是重庆银翔贸易有限公司,现在是重庆昌河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昌河”),但重庆昌河只是北汽幻速换个方式来收钱而已。

记者查询到重庆昌河于2018年9月成立,股东分别为江西昌河汽车有限责任公司和重庆合川交通设备制造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两者分别占股比86.67%和13.33%。而重庆合川交通设备制造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股人是重庆市合川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江西昌河的控股股东则是北汽集团。

相关资料显示,自2013年成立后,北汽幻速就在短短一年内突破20万辆的销量大关,成为SUV市场上的一匹黑马。到2016年,幻速全年完成销量26.68万辆,同比增长19.5%。然而进入2017年后,幻速销量骤降,同比减少43%至15.21万辆。自此,颓势一发不可收拾,2018年7月,一份名为《重庆银翔实业集团恳请银行业金融机构继续支持的函》的文件在业内流传,其落款为重庆银翔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银翔实业”)。在公函中,该公司承认资金链紧张,公司存在经营困难,并呼吁政府和金融机构支持,协调相关银行停止抽贷、压贷行为。

据权威媒体报道,从2017年开始,重庆银翔实业就出现了财政紧张,供应商付款困难,尤其是2018年,许多零部件无法采购到位,甚至出现了拖欠(或延迟发放)工资及裁员的行为。

资金链中断的原因,在上述经销商看来是因为“龙富勇(重庆银翔实业董事长)的战略失误导致了幻速的衰落”。在不少经销商看来幻速品牌前几年比较亲民且非常具有竞争力,但由于龙富勇经营不善,尤其是做比速品牌、发展房地产项目消耗了大量资金,导致幻速品牌研发经营不利。

记者梳理发现,2015年4月,重庆银翔实业成立比速汽车,比速汽车项目于2015年7月开工建设,项目总投资约33亿元。2015年,重庆银翔实业投资约20亿元用于银翔温泉综合开发项目。2017年4月,重庆银翔实业投资120亿元在南充建设占地面积3000亩的整车制造、汽车核心零部件生产基地及新能源汽车技术研发中心。而上游财经-重庆商报曾报道,2016年银翔实业集团“总资产超百亿元”,截至目前,其官网显示总资产也才“超两百亿元”。

资金链断了,最敏感的就是供应商和服务商。2018年9月13日,芜湖伯特利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和全资子公司向北汽银翔、重庆比速汽车、重庆幻速汽车配件有限公司、重庆银翔摩托车制造有限公司及重庆银翔晓星通用动力机械有限公司 5 家公司销售盘式制动器等汽车制动零部件,但未按照合同收到货款,因而提起诉讼,涉及金额约为人民币 1.22亿元。

2018年上半年,省广集团因重庆比速、北汽幻速拖欠广告服务费已向法院提起诉讼,涉及金额达7000多万元。

而在大多数经销商看来,资金链断裂后,汽车配件严重不足,最终导致北汽幻速彻底“失速”。“可以说,压死北汽幻速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配件短缺。”一名北汽幻速经销商向记者表示,配件严重不足,导致全国性的投诉率非常高,一辆车四五个月都修不好,致使客户一直向消协、工商部门投诉,经销商苦不堪言。

记者查询车质网幻速品牌的相关投诉,自2015年,就有关于配件争议“售后无维修配件”的投诉案件,但自今年2月份开始,因售后无零配件的投诉大幅增长,集中爆发在3月中旬至4月底。

一位北汽幻速H3F车主4月14日在车质网投诉其“刹车泵抱死厂家无配件维修”,并称:“车在2月20日上午先是右轮抱死,后来发现左边刹车泵也抱死回不了位,把照片发给了售后服务部,他们让我等厂家发货。到现在快两个月也没有发给我,给厂家打过几回电话也没给我一个说法。”

然而即便是北汽幻速资金链断裂、工厂停产,北汽集团也没有放弃幻速品牌。据公开报道,在经过了3个多月停产后,2018年10月1日,北汽集团、重庆合川市政府及重庆银翔实业三方决定向北汽银翔注资约20亿元,资金将用于拯救已陷入停产困境的北汽银翔,恢复生产。其中北汽集团出资10亿元、合川市政府出资5亿元、银翔实业出资5亿元。

“10亿元给下去浪花都没有,只是他们延缓整个项目黄掉的救济款,真正要解决的话就不是10亿元了,它欠的款项太多了。”上述北汽幻速经销商表示。

在车市下行的大环境下,车企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自主品牌的两极分化愈加严重,自主品牌头部企业向上挤压合资品牌,向下则抢占弱势的非主流自主品牌的市场份额,孱弱的幻速品牌本身已经岌岌可危了。

“空白市场减少,车企间差距越来越悬殊,用户越来越懂车,这些都在推动整合加速。”在So.Car汽车数据工场创始人张晓亮看来,对于非主流自主品牌来说,机会越来越少,洗牌已经加快了,未来3年市场总量持平或逐年下降3%~5%的话,造车新势力会先减少95%,非主流自主品牌3年内也至少会减少一半。